研究项目

田海教授的著作计划

Barend ter haar (田海)教授

关羽塑像
关羽塑像
杜伦大学东方博物馆Sir Charles Hardinge Collection, DUROM.1960.3535

我现在同时在进行三本书的写作项目,每一本书的进展处于不同阶段。自从我在日本学习的时候起,就收集了很多关于民间诸神,包括关羽-即关公-的图像资料。之前我对关羽的研究是间断性的,直到 2012 年才开始集中精力研究他。我已经基本完成了书稿,只需要做最后一轮的梳理和改动,并完成批注。不过我现在还是常有惊喜的新发现,例如这一座保存在杜伦大学东方博物馆的美丽雕像。这尊关羽雕像手持一卷《春秋》,这种自十七世纪开始的关羽与圣贤书之间的关联使得关羽更能为知识阶层所接受。

另一个项目虽不成熟,但更令我兴奋,这个项目探究的问题是为什么在中国迫害女巫的历史证据如此之少。我与中国同事们的讨论,发现他们对女巫 (或其男性的变体) 的观念并不总是很清楚。在我看来,女巫首先是一种怀疑和指责,而不是真实现象。女巫这一观念是从西方和世界其他许多地区大量有关恐惧和捉巫的历史学和人类学研究成果中推导出来的。然而,在汉语话语中,这一概念被翻译成民间术语通灵和占仙,其实两者并不是一回事。一旦完成了关羽的书稿, 我就能集中精力把目前所得到的研究结果写下来。

在这个项目的同时,我打算写一本英文的中国历史。我已经用荷兰语写了一本,但其中教学材料太多。这本新书将改头换面,不过还是会建立在之前的教学材料的基础上。它应该是解释性的中国历史,而不只是对大多数历史学家所同意的基本事实做一个总结。虽然王朝的框架由于表述的原因不能避免,但是这不会是一本关于伟大的王朝及其成就的书。我自己来自一个小国,我认为我们评价中国历史的时候,不应该注重于中国在不同历史阶段所宣称的领土大小,而应该是注重其实际所控制的势力范围。

18 和 19 世纪欧洲和中国的翻译官

Henrietta Harrison (沈艾娣) 教授

李自标信件 Archivio Instituto Orientale di Napoli
李自标信件
Archivio Instituto Orientale di Napoli

我正在写李自標(Jacobus Ly)和George Thomas Staunton的联合传记。李自标是1793 年英国来华使团的中国翻译,乔治 · 托马斯 · 斯汤顿(George Thomas Staunton) 是马戛尔尼 (Macartney)的秘书乔治 · 伦纳德 · 斯汤顿(George Leonard Staunton) 的儿子,当时12岁,是使团的另一名翻译。两者都是很有意思的人物。李自标出生在中国西北的一个天主教家庭。在十二岁时他前往那不勒斯,花了二十年时间受训成为一位天主教神父,然后随来华使团返回到中国。在他后来的一生里,他与以前那不勒斯的老师和同学有很多通信来往,这些信件现在保存在那不勒斯东方大学(Università Orientale)的档案和罗马的Propaganda Fide里。乔治 · 托马斯 · 斯汤顿是个神童,早年从他的父亲乔治 · 伦纳德 · 斯汤顿接受了在语言和植物学的训练。后来他离开大使馆后去东印度公司任职业译员,也担任了多灾多难的 1816年阿默斯特使团的翻译,后来他还翻译了历史上第一本直接从汉语翻译成英语的书《大清律例》。他回到英国后成为国会议员,并在鸦片战争的关键性决定中投票,他也是皇家亚洲学会创始成员。

甘肃武威李铭汉的老宅大门
甘肃武威李铭汉的老宅大门。李铭汉为19世纪著名的历史学家,极有可能是宁夏李自标家族的后裔

我希望这两个男人的故事将会增加我们对翻译史的知识,以及帮助我们重新思考中国在历史上是如何看待自身在世界的地位。口译员通常在历史上是默默无闻的,或仅限于出现在脚注里。现代会议中的同声口译员仅仅是麦克风里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这更造成了一种幻觉,好像翻译就是将文字从一种语言转到另一种语言。李自标在马戛尔尼使的团作用提醒我们,在十八世纪拥有翻译能力的人的人生经历一定不平凡。翻译必须得处理很多实际问题,他们要把一种文化解释给另一种文化,李还称他们为”话语的翻译”。口译员在谈判中是中心人物,历史学家也应该把他们看成是历史的中心人物。该项目还审视这一时期知识的作用和由此而来的人们之间的信任对跨文化知识生产的作用。乾隆皇帝拒绝英国礼物和马戛尔尼是否应该跪拜的争议一直被当为狭隘的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观的证据,而这种世界观最终导致了中国在四十年后的鸦片战争中的失败。

我认为,这种对来华使团的解释,以著名的费正清教授为代表,是源于十八世纪英国(而不是中国)对外交礼仪的重视,以及二十世纪初发表清代档案的中国学者对清庭过分强调仪式的批评。在十八世纪的中国人,包括当时的一些高级官员,欧洲人和欧洲人有相当的知识,但这种知识, 在李自标和乔治 · 托马斯 · 斯汤顿的例子中,是体现在他们的个人生活故事中,而信仰仅依赖于个人之间的信任,而没有被纳入出版物和主流精英传统中。

新的回应︰ 幻象是什么?

Danielle Karanjeet J. de Feo-Giet, Yuge Ma(马宇歌)

JuxtaposeJuxtapose是一个多方位的项目, 旨在创建一个新方法来对比印度研究与中国研究,结合不同的视角来激发新的思想和贡献。该项目得到多方面的支持,由牛津人文研究中心为(TORCH)、 戴维斯中国研究基金会、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南亚研究群集 (SARC)、东南亚研究中心 (CEAS), 东亚研究 中心(CEA) 和国际研究学院 (SIS),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 ,将成为一个全球政策的项目。

目前,该项目由三部分组成。首先,我们有一个长期的跨学科和多学科会议系列,侧重于创造和探索针对印度研究和中国研究的新的比较范式。2013 年 4月我们的首次会议在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举行,2014年会议在新德里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举行。我们计划在中国和印度的高等院校和牛津大学进行三角交流, 牛津大学是该项目的基地。

同时,该项目的会议系列也是学术聚会,邀请的嘉宾讲员和全球贡献,创造性的合作的平台,学者间讨论和解决问题的机会,以及一个在线空间,使学者,政策制定者和其他有关各方都能参与。它是真正意义上的跨学科和多学科。有关我们多样化、 多方位研究方法的详细信息可以在相关的页面上看到。

为了努力去除会议和参与的机会不均匀性,我们重视发挥科技作为汇集思想的工具的作用,以此打破地理上的距离和经济上的限制。我们的目标是将在线和线下这两个领域尽可能以交互方式组合在一起。我们邀请国际参与者通过在线会议或发言录像提交论文,我们也鼓励广大学者、 从业人员和决策者上传演示文稿,文章以及传统的学术论文。我们的目标是将 2013年和 2014 年论文和作品汇集成印刷本或电子卷。

项目第二部分是一个双语的博客。这个项目通过更加平易近人的方式向公众公布和分享项目专业人员及其他人所贡献的中国印度研究最新成果, 以此弥合学术研究和公共读物在中印跨学科比较上的分歧。除了我们自己的网站,博客将同时将刊载在与我们合作的中国和英国及其他地区的媒体上,包括《中国日报 》、 《财新传媒》和《全球政策》。

项目的第三部分是我们每月的播客,将于 2014 年年底推出。我们面向公众的这个延伸部分将汇集多种多样的资深学者,对当前在印度和中国的事件作出回应。我们认为这是创建强大研究和教学资源的一个机会,同时也是接触大众的一个工具。这将有助于填补对全球未来至关重要的国家的相关知识领域的空白。

西藏的政治、 行为和宗教

Fernanda Pirie教授

西藏作品和档案图书馆所藏文本, 达兰萨拉
西藏作品和档案图书馆所藏文本, 达兰萨拉

法律与宗教的关系是历史法律学的重大课题之一,然而,几乎没有学者从社会历史的角度去研究西藏政教合一的法律层面,也没有将它与伊斯兰、 印度、 基督教和中国的法律传统相比较。本项目追溯西藏法律思想在一个重要时期中所其形成的不同流派,并且把这些流派置于其社会环境中,将其与历史法律研究的其他主题进行分析比较。

西藏的政教合一国家于十七世纪在宗教与政治之间的和谐的基础上建成。西藏的文人利用一千年前所流传进来的佛教思想和观念,建立了政治和法律意识形态。在历史叙事和律例中浮现出了一种宗教法的理想,使政治权力,以及对于 ‘犯罪’ 和惩罚的管理都被合法化了。然而,法律思想依然杂乱无章,并在很大程度上远离实践,同时还被来自印度的各式各样的思想和文本,以及刑法和佛教伦理之间的矛盾复杂化了。虽然有学者对个别的文本,特别是在稍后时期的文本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但是还没有人尝试去全面地研究西藏法律思想的流派。

本项目的成员正在研究自十一到十七世纪,即西藏思想形成时期的文本、 思想和意识形态。他们追溯法律思想的不同来源和流派,探索它们之间的矛盾,尝试去调和宗教、 伦理和法学的理念。他们运用社会历史的研究方法仔细考证文本的来源,在其社会和政治的背景下讨论法律、 伦理和宗教思想。他们探讨蒙古人统治时期西藏文人的理想和所受的限制,以及这些法律思想如何影响了之后的政府和行政文本,直至达赖喇嘛的西藏神权政府的建立。

本项目把社会历史和人类学的见解带入以文本为主的研究领域,旨在寻找一个新视点来论西藏法律思想。项目的成员正在与西藏学者,杰出的西藏法律文本专家,以及一个新兴的社会历史学家网络的全体成员密切合作,以确保他们的结论和出版物与相关的西藏法律研究有共鸣,并产生影响。他们也与其他的法律传统进行跨文化比较,探讨西藏法律领域和意识形态的独特性,并且促进更广泛的有关律法主义和法律思想的学术研究。

除了关于西藏法律传统的出版物,这个项目将最终建立一个基于网络的资源库,整合目前分散各处的副本、 摘要、 翻译和相关文档的索引等。中英文和藏文的摘要对于想要探索和了解西藏的历史和法律传统的其他学者以及藏人本身来说,都将是非常宝贵的材料。

AHRC领袖院士奖,2015 10 月到 2017 3